yanshaoy

这是一篇朴实无华的短小肉【穆拉】Thomas Müller生日贺文

giorno:

本来是换宿舍发糖那会有个GN开的脑洞先写的段子,在楼里问过那位GN还要不要写介不介意给我接着写下去,征得同意放在楼里然后就边抖着边黑队短等看比赛搁着没下文了,后来跟 @短短的脑洞 在冰桶挑战那会打赌输掉说写完的,然后拖延症硬是拖到现在才弄完

坐了一下午才写了这么一点什么肉段子恶趣味平时搁别的CP都用的欢,放在短身上就下不去手了!!!写了删删了写就憋出来一点,前半部分都在话唠肉也就一点大家凑合看【泣血


时间线设定改成踢完巴西,前提是那位GN的脑洞,短答应了赢球给二娃奖励


Lahm坐在床边有些认命的摊摊手,

“好吧Thomas,我并不是一个不守诺言的人”

Müller开心的露出虎牙絮絮叨叨的蹲下来

“我刚刚在大巴上就想跟你讨赏啦,可是Poldi他们硬拉着我去抽乌龟,你看我脸上现在还有水性笔画的熊猫眼印子呢”

“我之前一直就在想,Philipp你坐在床沿脚可以挨到地么,哎呀不要打我的脑袋会笨的我开玩笑的,就算用Poldi的脑子想也不会挨不到地面的嘛毕竟你都170了是不是,哎怎么又打我”

“PhilippPhilipp,你看那些长得好看的大波妹子都叫童颜巨乳,那你这个就是童颜巨【哔】了吧”

“话说你眉毛是黑的头发是金棕色的,我一直怀疑你是不是老年人赶时髦偷偷背着我们染了头发,现在看看这边的毛色不是染的嘛!”

Lahm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光溜溜的大腿和腿上方的棕色毛发大型犬脑袋,恨不得把他的嘴拿裤子堵上

“你要上就上!这么多废话你是准备演个讲再上么?!”

毛茸茸的脑袋动了动,索性把身子嵌进Lahm双腿之间,环着他的腰蹭了起来

Lahm想了想说

“你别是放出话……但是实际不会做吧……”

脑袋憋在腰间闷声闷气的说

“有这个原因但不是主要的”

他抬起头挠了挠头发

“我脖子有点落枕,这个……这个……高度……我……不太好下嘴……嘿嘿……嘿嘿嘿”

瞬间Lahm觉得自己作为队长的尊严被严重的挑衅了,他有些恼怒的从床沿蹦起来,散在脚跟的运动裤差点绊倒他,但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要知道对付这些个小年轻,身为队长的Lahm气场可是足足能绕地球两圈的!!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Müller没回过神就被自家队长摁住肩膀掀翻在了地板,接下来温暖柔软的嘴唇印了上来,不是平时安抚的温柔的亲吻,而是充满情欲和侵略性,有些急躁的用牙齿轻咬着Thomas的嘴唇,舌头滑进口腔充满柚子味的亲吻简直要让他窒息了,Thomas用手捏了捏Philipp的脖子示意他够了,看着自家队长坐在自己身上他有些得意的舔了舔嘴唇,呼噜了把Philipp的头毛,唔挺好的比矿上那位强多了

“嗨,Philipp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抬头看到了Philipp的眼神,Thomas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黑暗中梅苏特的眼睛,他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往后缩了缩

“你瞪着大眼这么吓人干嘛……哈……哈哈哈……是要玩谁的眼睛大么……我可比不过你啊哈哈哈……”

沉默了一会,摸了摸对方的脸,Philipp终于开口说到

“Thomas,我今天要教会你,什么是大人的世界”

说完就低下头开始扒他的裤子

“那个……我今天不小心运动裤系了死扣,你要是解不开……我这有剪子……”

“闭嘴!Thomas!”

 

 

 

Lahm扯了一会,想开口问剪子在哪,但是想了想,觉得刚放完狠话又巴巴的去找剪子有点毁气氛,有些沮丧的看了看那对堆缠成一团的绳子抑制住上去用牙咬的冲动,死命的拽住裤腰硬是把裤子给扯下来了

Müller猛的挺起身来控诉道

“嗷!你刚刚差点毁了我下半生【身】的幸福!”

“小点声,隔壁听见了还以为我把你强暴了,你要不脑子里想些哩格啷的事也不会这么难脱”

你都坐我身上脱我裤子了我脑子里不想这些难道要让我背乘法口诀么!手法这么娴熟难怪扯人家球裤扯得那么顺手也不知道人家裤子什么赞助的比我的好多了都没扯掉真是的下回我要换别的裤子穿……脑内对话也话唠的Thomas Müller先生压根没注意,他下半生【身】的性福马上就要遭受另一桩惨案

 

“嗷!!!!牙牙牙Philipp你的牙!!!疼疼疼!!”

 

队长先生舔着松鼠牙有些无辜的抬眼看着Müller

“呃……那个……我忘记计算,唔……我的那个……牙的长度……算了……好吧我我承认不会”

 

看着身上沮丧的人顶头的发旋,Müller坐起来把他捞在自己怀里,还没一秒钟下巴就被狠狠的磕了一下

“我之前说过下了球场就不许把我塞进咯吱窝,任何人都不可以!”

 

“Thomas”

 

“嗯?”

 

“你顶到我了”

 

“……不是说好了要奖励我的么?!这都老半天了进展只是弄坏了我一条裤子!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为电饭煲里出过力我为拜仁进过球我要见队座!让我见队座!”

 

“我在你身上坐着呢你有什么说吧……不要晃我脑袋了,缺氧”

 

Philipp探过身飞快的吻了一下对面瘪着的嘴角,趴跪着往后退了几步,戳了戳Thomas的大腿

“真不知道你这小细腿是怎么跑的不知疲倦的,连我都猜不到下一秒你会出现在哪,Thomas……真的很谢谢你,为球队所做的一切,我们会赢的,会一路赢下去的”

 

“当然啦我们再也不会踢三四名决......”

 

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巨大的快感给淹没了,Philipp·Lahm,他那位总是一本正经的队长,正跪在地上帮他口交



评论

热度(47)

  1. yanshaoygiorn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