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shaoy

南方灯笼制作工坊:

麋鹿与松鼠
Squirrel Dean & Sammy Moose

作者:南灯

自从看了拳击短裤大大的Fanvideo和葱开开大大的条漫以后对于樱花咸鱼大大的这首麋鹿与松鼠再也甜不起来了……今天又翻出来虐了……忍不住撸了一段渣……各位GN请轻拍,人类又何必彼此伤害……
OOC有,看完的可爱少女们人人奖励小甜饼~
 对了,作者本人是个丁丁苏(......

—————————————
Summary:梦中的Sam知道自己是一头麋鹿,变成松鼠的Dean没有人类时的记忆。
 —————————————

0
 人们说冬天很冷,尤其是森林迎来第一场雪的时候,白色一夜之间就能覆盖所有的颜色,封盖动物们的窝巢。少了那些不冬眠时闹闹腾腾的动物的森林里,寒风轻易地就可以在刮过耳廓的时候呼啸着悲伤。

有人说,冬天的风之所以不断的悲鸣,是因为他迷了路,找不到他的家。

1
Sam醒来的时候闻到了甜甜的派的味道,被烤的微焦的皮边混着油油的坚果味在它的周身散发着暖暖的气息。

他皱了皱鼻头,耳朵动了动,然后他感受到一对毛茸茸的像小爪子一样的东西小心并且迅速地碰了碰自己的耳朵又缩回去了一点。Sam没有睁开眼睛或做任何动作,他不确定自己现在是否安全,也不知道在自己身边的人--或是什么东西想要对自己做什么。

潜意识里Sam觉得身边的这个小东西应该是挺友好的,毕竟……这里有派的味道,喜欢吃派的家伙虽然都蠢了点,但绝对不坏。小爪子又重新搭上了自己的耳朵,还大胆地爬上了自己的脖子,它蓬松的、毛毛的尾巴扫到Sam的鼻子和眼睛上,痒痒的,但是暖烘烘的,充满着甜食和松树的味道。

现在Sam肯定这是一只松鼠。

Sam感觉这个毛绒绒的小东西在自己的脖子和脑袋上摸来摸去,有时还会小声赞叹Sam头上的小小的鹿角,不过它也担心弄醒Sam所以动作尽量轻柔。这让Sam想起了小时候自己上床之后Dean会给他在额头上来一个晚安吻,再坐在他床边直到他睡着。当Sam睡不着或是做噩梦的时候,Dean就会安抚地揉揉他的头发,轻轻拍着他的肩膀。

当Dean的脸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的时候,Sam愉快地摇了摇他的尾巴。

对,尾巴。他短短小小的鹿尾巴。在他接受了一只松鼠会说话并且赞叹他头上的鹿角之后,接受自己有尾巴就变得容易很多。Sam知道自己现在变成了一头鹿,大概还是一头会被Dean嘲笑的小麋鹿。倒不是Dean不喜欢动物,只是他很确定Dean一定会觉得变成了麋鹿的自己像个巨型智障。

如果Dean是只松鼠……Sam这么想象着松鼠Dean鼓鼓的双颊的样子,在暖暖的气息下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2
Sam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了一对瞪得大大翠绿色眼睛正盯着他看,哦我的天,有松鼠长这样的眼睛吗?这眼睛真像Dean 的。

“Hey,dude,你终于醒了。”松鼠两颊鼓鼓的塞满了它的蜂蜜榛子派,含糊不清地向Sam打招呼。它的毛是漂亮的暗金色,脸上还有些褐色的小小花斑,身后的大尾巴自然弯曲着,蓬松柔软且美丽。它打了个嗝,有些不好意思地动了动嘴角,把手里的派伸向Sam,“要来点派吗?”

这样子太像Dean了,连声音也是很相像……除了和人分享派这一点。

Sam本想拒绝,但他的肚子很不识趣地叫了起来。他看到小松鼠的绿色眼睛盯着派,有点犹豫和不舍。

所以当Sam开始适应不用手(无法用手)吃Dean用小木盘子装上的一块派时,Dean的眼睛依然黏在派得上面,充满着让人不解的悲伤和忍耐。

这让Sam实在是有点吃不下去了,毕竟他从没抢过Dean的派,Dean也没主动要分给他过。他的吃货哥哥在派的方面是很坚持的,如果不是因为还有Impala,他或许随时都会宣布自己要和派结婚了,只是不知道是蓝莓派还是草莓派。

这个表情也太像Dean了,这只松鼠简直就是Dean。Sam皱了皱眉。

“额……我叫Dean,你呢大脚怪?总会有名字吧?”松鼠发现自己盯着别人吃饭不是很礼貌,清了清嗓子介绍起自己,表现得很友好,如果他不是顺口说出大脚怪这三个字的话。Dean也不知道这个绰号哪儿来的,就是……灵光一现。对,灵光一现。

松鼠Dean看着眼前这头没说过话的麋鹿正惊讶地瞪着自己,表情复杂甚至有点兴奋得扭曲,他开始怀疑这头麋鹿不是个哑巴而是个巨型智障。

Sam听到Dean这个名字的时候的欣喜无法抑制得从脸上露了出来,这只松鼠真的就是Dean!他妈的Dean真的变成了一只松鼠!虽然对方好像一点不认识他也没有自己是人类的记忆,但有什么关系呢?

几乎是一瞬间,Sam就认定眼前这只有点蠢的松鼠Dean就是他的混蛋哥哥Dean。

或许是因为他们身上的味道很相像,而且他们一样的……漂亮。

3
Dean收养了Sam,毕竟他没办法放着一只刚出生一两岁左右的小鹿不管。虽然他不是很算得清鹿的年龄,但他觉得鹿可以活很久,至少比自己久,所以他们的一两岁一定是还要妈妈喂奶的那种一两岁。

虽然有点奇怪,但松鼠Dean的确很认真的把Sammy Moose当作了他的弟弟,亦或者说是灵魂伴侣。

Sam可是他在雪地里发现然后拼死拼活拖回家的,好吧,在拖回家的过程中还有他的好姑娘Impala的帮忙。Impala是只黑色的大鸟,Sam不认识,Dean也说不上来,总之是一只只听Dean话的猛禽。

在Sam从有些娘唧唧的小鹿长成一头大的出奇但依然娘唧唧的麋鹿之前,Impala一直带着他们俩到处飞。在Sam加入Dean的家庭的以前,也是Imapla带着树洞被森林大火烧毁的Dean找到了高处的一个山洞,也就是他们现在的家。

Sam对这个感到很惊奇,因为他记得Dean是很害怕坐飞机的,几乎每一次坐上飞机,Dean都会从开始的挺尸状态一小点一小点挪到Sam旁边,贴着自己的胳膊,好让自己给他一个令人安心的拥抱。

不过当Sam看见半空中坐在Impala身上欢呼雀跃的Dean,日光把他暗金的毛发吹得发亮,小小的身子在光影里显得可爱又想让人保护。

“Hey,Sammy!今天大丰收哟!”Dean在知道Sam的名字的那一刻起就决定叫他Sammy,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彼此本就那么亲近。他举着两个大袋子,一袋里面是满满的坚果,一袋里面则是给Sam的野草和蔬菜。

Dean果然还是Dean,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依然有令人沉醉的笑纹。

Sam微笑地俯下身用鼻子和嘴拱拱松鼠软软的肚皮和毛茸茸的下巴,“今天玩得很开心?那下次带我一起去吧。”自从他的角上可以缠上几圈圣诞节彩带后,Impala就不带着他飞了,一个人留在家里虽然可以翻翻收集来的树皮书,可没有Dean的时间太糟糕了。

“哦别那么娘,Sammy girl,快把你湿漉漉的鼻子移开,我可不想因为你被留下后孤单的泪水将我的毛发弄的魅力全无。”Dean伸长了手也够不着Sam的头顶,只好拍了拍他的大鹿角,笑得很开心。他很高兴有了Sam,这让他觉得这个他所居住的山洞变成了家。

他们都很享受这样的时刻,回家时的拥抱(?)。然后Sam会用角把Dean挑到自己头上,带着他走到山洞外看风景,Dean则会懒懒地趴在Sam的头上,舒服的哼几声。

黄昏的时候,他们就看夕阳缓缓西沉,橙红的光芒拉长他们的影子,Impala很喜欢在这个时候独自飞翔。

若是夜晚降临,他们就一起看天上的星星,就这么看一整晚,Sam看不见Dean的表情,但他知道在Dean绿色的眼眸里熠熠着最美的星光。

有时候Dean会瞒着Sam半夜跑出去,只为了找他去年藏下的松果并且好面子地不让Sam帮忙,到凌晨才会回来。Sam则会早早等着,捂暖他被沾上夜露而冷得发颤的身体,再和他一起安安静静地看太阳的升起。

Dean总会等不到最后就趴在Sam头上睡着了,这时候Sam就会回到屋子里,给Dean盖上保暖的被子,趴跪在他旁边进入梦乡。

只要Dean开心就好,每次入睡前Sam都会认真地看着Dean的睡颜,那表情Sam从前都没从还是人类的Dean脸上看到过的平静满足。

嘿,他们甚至有了一个家,以前他们可从没在同一个Motel待得超过一个星期。

Sam觉得这才是Dean应得的,简单而又满足的生活,没有猎魔,没有恼人的天使或者恶魔,没有几十亿人等着他们去拯救,只有彼此,只有快乐。

这是Dean应得的。

4
Sam很高兴在身为麋鹿的五岁时可以和Dean一起出去了,这像极了还是人类时候的他们,Dean总是保护着Sam,哪怕他已经足够大了。

Dean坐在Sam的头上或者角上,挺着小小的胸脯,威风无比。而Impala就跟着他们在天上飞,他们停下来的时候,她就落在不远处的树枝上。

森林里的动物们都没怎么见过Sam,这可是一头高大又帅气的麋鹿。

他们很好奇Sam和Dean是什么时候遇见的,从来也没有人知道答案。

Dean在森林里可是每天能吃三个派的小英雄,但他总会抱怨那些被他在上一个冬季埋进雪地里的松果榛子不等他来找就变成了树苗,也会在Sam低头看树轮的时候说这像个傻子。

Sam也会回击,“树轮可以读出这棵树的一生,这并不傻,Dean。”

“不,这太傻了,Sammy。”Sam会俯下脖子让Dean从他头上跳下来坐在树桩上,“你看这棵树那么粗,树皮那么老,就知道这一定是一棵很有历史的大树了!”Dean抱着胳膊,“就算它被砍了也不代表他的一生就结束了。大个子可听不到植物的心跳。”

每当Dean变得一本正经,Sam就想去亲亲他的面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Dean也会用两只爪子捧着Sam的下巴,亲昵地回吻。

Sam承认Dean说的是对的,在Dean和他还不是动物的时候,他们经历过彼此太多的死亡,虽然这已经不再稀奇,但每一次Dean倒在他怀里的时候,Sam会异常的害怕与无助,他很害怕只留他一个人,很害怕再也没有什么办法能救活Dean了。幸运的是,他们的生命从不会因此停止。

不过现在他们不会再有那些令人受伤的记忆——或许Sam还记得,可Dean完全不知道自己曾经是人类。

这也够了,没有什么比忘记更好的了。

想到这里,Sam又满怀爱意地蹭蹭Dean的脖子。他想就这样保护着Dean,可爱的松鼠Dean,他的Dean。

5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春夏秋冬都是Dean喜欢的季节,所以他每天都会和Sam出来玩,甚至是寒冷的冬天,Dean也能将满树林的白雪皑皑说成抹茶蛋糕上的奶油和霜糖。

森林里没有动物不熟悉Sam了,他们也知道这头麋鹿和这只松鼠是很可爱的一对。

至于他们什么时候相遇的,他们还是不知道,但也并不需要什么答案了。

因为他们如此登对。

森林里的Dean依然喜欢和漂亮的母松鼠调情,这让Sam很苦恼。他知道Dean根本没有交女朋友的意思,至少在他结婚之前Dean都会是一个“寂寞单身汉”;更多时候Dean是想让Sam吃醋,因为Sam一直看见在和漂亮的女松鼠搭讪的时候偷偷瞥自己的来自Dean的小眼神。

尽管Sam真的很喜欢有些别扭的Dean,但他发现就算到了动物世界,自己也是在占有着Dean……会不会,应该让Dean去有一个家庭呢……那种simple,Apple-pie life。

于是在Dean遇上松鼠Lisa的时候,Sam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他觉得Dean和Lisa,还有那个呆呆的小伙子Ben,会是非常幸福的家庭。

他回到那个和Dean的家,站在山洞口看着太阳从正中落到西边,慢慢把自己塞到地平线下,拱出皎白的月亮,清冷的银辉在云中翻过,偶尔造访的风吹来寂寞的凉意。

果然一个人,就会很不好。

这时Sam感觉到一个暖融融的小毛球滚到他的脚边,跳着跳着想要爬到自己身上。

不用说,就是Dean。

Sam温柔地将Dean放在自己的头上,又继续望着月牙形的光芒。

“Sammy,我不交女朋友,也不会结婚的。”Dean戳着麋鹿的耳朵,“因为我觉得……我和她们都不一样。”

“我发现,我活的比一般松鼠长,长……很多。”Dean顿了顿,“或许这就是我能陪你那么久的原因?”

松鼠的寿命运气好的话最多就是10年,而一头麋鹿居然能活16-20年,无论怎么算,Dean也不可能在Sam11岁之后还依然活蹦乱跳的。

“所以我觉得,或许我可以陪你一辈子,Sammy,至少是比现在再久一点的时间。”见Sam仍然一言不发,他的声音变弱了下来,只是用自己的爪子无精打采地扒拉着Sam的鹿耳朵。

Sam的心中的情绪只能用复杂来形容,他没告诉他之所以他是一只超级长寿的松鼠是因为他曾经一个人类。

“Dean,我很高兴你这么说,但是……你需要有一个老婆,再生一大堆的孩子。”Sam微微抬头,眼睛向上看,“而不是和我……OCHI!Dean?!”

Dean用他的小爪子非常用力地拍了一下Sam的头,然后他又狠狠向下拉了他的鹿角,这样的力道让Sam知道Dean现在很生气。Sam俯下脖子,把下巴搁在地上,让Dean滑下去,然后弯下四条腿趴在地上,用鼻子蹭蹭Dean的小耳朵和气的鼓鼓的脸颊,轻柔地安慰着他喜欢的哥哥,就像小时候Dean对他做的一样。

Dean总是宽容的那个,总是让Sam做自己的选择,总是希望Sam有个普通但快乐的人生。

所以Dean选择为他付出了能给的一切,家庭,生活,生命以及灵魂。Sam知道自己曾经无意中带给过他许多伤害,哪怕Dean从来不提也假装忘记,但那离开的几年——好多年,是Sam补不给Dean的。

Sam用他的小鹿眼看着Dean,他的大哥永远是他最想成为的人,现在也是。如今的他有傲人的鹿角和体魄,可以好好的保护着Dean,但他知道Dean绝不情愿待在他造的保护圈里。

那可是Dean,他应该无拘无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在自己的旁边为自己担心一辈子。

“Dean……我的意思是,这是你应得的生活。”

“他们也许陪不了我那么久,但是你可以陪着我,Sam,我需要你。”Dean抚摸着Sam湿湿的鼻子,语气温柔,“你也需要我,Sammy,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孤单地呆在外面。”

Dean努力用短短的胳膊抱住Sam的头,把脑袋靠上去,扬着嘴角,“Sam,这是我选择的生活,是我应得的生活。”

从Sam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Dean眼旁的笑纹,他能感觉到他起伏的呼吸,离他那么近,让人安心。

“我爱你,Dean。”

Sam看着窝在他颈边的Dean呼吸渐渐变的绵长,亲亲他的耳朵尖,小声地把简单的情话贴着他的耳朵送入他的梦里。

6
Dean说的没错,他活的比其他的松鼠都要长,长到Lisa和Ben都离开了他们。

那一天的雪下得很大,随便一阵风都可以把Dean用白雪埋住,但他不让Sam载他,坚持自己一步一步走到松树下小小的坟头。

他在那里呆了很久,久的让Sam以为他们俩都要变成森林里的冰雕,Impala停在他们身后的树上。

他们在那里站了一夜。

然后Dean拍拍Sam的腿,Sam把他叼到背上重新走进风雪里,Impala抖抖羽毛上的落雪跟在他们身后。

Dean趴在Sam身上,把头埋在他脖颈上的厚厚的毛里。

之后的几乎每一个冬天,他们都要参加一场朋友的葬礼。

到后来森林里生活的都是他们老朋友们的后代,野花变成了花海,叶子连成绿雾霭霭。时间就这样悠悠地过去,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Sam和Dean仍旧在一起,住在山上他们的家里,看着岁月一荏又一荏地过,看着天空中云卷云遣,看着被Dean遗忘的松果长成了可以给其他松鼠提供树洞和食物的大树。

Dean依然充满活力,年月丝毫没有改变他的开朗,他的朋友的脚印仍然遍布森林的土地。Sam感到快乐,因为Dean很快乐。

Sam喜欢Dean靠在自己身上睡觉的时候,他会呆呆盯着他的松鼠抱着蓬松的金色尾巴露出做了美梦时的笑容。他喜欢听他在迷迷糊糊在梦里说着Pie,喜欢他梦见自己时含糊不清地边叫着Sammy边往他身上蹭。

这时Impala会落在他们身边,梳理自己的羽毛。

在Sam的记忆里,他们从来没有机会逃离流浪和怪物打交道的日子,他也从来没有想象过有一天拥有这温馨安静的是他们。

他们经历了天启,上过天堂下过地狱,闯过了无穷的试炼,目睹天使坠落成繁星。

没有什么始终如一,除了这一对在别人口中关系最为不正常的兄弟。

Dean再也不会有什么害怕的事了,因为在他的脑海里他身边有Sam和Impala,他们在山上有一个家,就算他躲在落叶地下睡的死死的,也会有人找到他,带他回家。

如果最后终将老去和死亡,他也拥有了曾经无法奢求的一切。

Dean常常想,和Sam一起,这就是他最好的结局。

7
 当森林的上空飞过一只黑色的大鸟,一头高大的麋鹿会跟着出现,他头上的小松鼠会跳起来和所有的东西打招呼。

Sam和Dean,他们是可爱的一对。

森林里的动物都说只有愿意托付彼此的灵魂,才会换得超越生命的相守。

他们还说,他们永远不会分开。

所以当新来到世上的动物们到了能记得住事情的年纪,他们的父母就会告诉他们,在森林里住着一对世界上最美好的伴侣,他们的步伐骄傲又坚定,他们是整个森林最珍贵的宝藏。

他们是爱的奇迹。




























还是不要往下翻了吧。
































我是说真的别翻了……

































不要打Po,Po是爱与和平的化身。

8
 “Cass,真的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吗?”

Castiel沉默了很久才抬头看身边戴着棒球帽的老猎人,“对不起,Bobby。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了。”

说这句话让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天使尝试着安慰自己已经竭尽全力——事实也的确如此,可他的心中被一种空洞的情感填满,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悲伤。

Bobby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但依然被Cass的话哽得说不出一个字。

“他不可能这么年轻就死的。”

“理论上Dean并没有死,但他的灵魂已经残破了,把他强行塞回肉体是不可能的,Bobby。”Cass担忧地看向声音沙哑的猎人,小心地挑着能安抚他情绪的话,“我把Dean剩下的灵魂寄附在了Sam的梦境里,这意味着谁也不会死,他们会共同分享生命。”

这同时意味着Sam也不能醒来,否则Dean就会永远的死去。

他们对此都心知肚明。

“Sam知道。”

“Sam请求我这么做。”

“最后一件事,Castiel。”Bobby拨开了Cass的手指,“不要,也不要尝试消除我的记忆。”

Cass收回了手,重新看向在Impala里相拥而眠的Sam和Dean。

他没有告诉Bobby或是任何人,其实没有什么可以逃过命运,这是他所参与的第数不清个世界轮回。并且他记得每一个轮回Winchester家的结局,这一次,或许是他们最好的结局了。

—END—

评论

热度(35)

  1. yanshaoy南方灯笼制作工坊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