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shaoy

【J2】【NC-17】What Are You Doing

劣囚:




在穷苦的双十一码完的PWP

好像没在LOF上发过

后文发图是因为忘记存原文了

……我果然就是蠢


***


标题:《What Are You Doing》

作者:阿囚

分级:NC-17

CP:Jared/Jensen

说明:梗源自@Jensen_低音炮重症患者。“男票看了J2的种,种子竟然还是厨房AU,短头发的在做饭……最后俩人做到了餐桌上……”。




正文


***

“Jensen你在做什么,嗯?”

“Jared你在做什么,嗯?”

Jensen偏过头侧开背后蹭上来的大型犬,手还是一刻不停地在砧板上笃笃着。他是真不知道他的长发扫在脖颈上有多痒吗。Jensen叹着气,把刀刃边口上的青椒末刮到白色小碟里。可Jared仍搂着他,紧实的胸膛快黏上他的后背,随着呼吸起伏着。他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他热烈的落在食物上的目光。

“Jared,手缩回来。”

“我没伸。”Jared吓了一跳,他的手还好好的呆在Jensen的腰上。他只是冒了个念头,或许手往外移了个几毫米。

“火腿能生吃也别碰。”

“我还没。”Jared怏怏地皱眉,要是Jensen现在回头准能看见那双水汪汪的无辜委屈眼。可Jensen显然忙的要死,回头的功夫都没有。他连手都没伸出去,怎么就知道自己是想吃这个呢。

“缩回来。”

Jared长长地吐一口闷气,下巴重重地磕在他肩膀上。Jensen那么了解他,总是听一半话就知道自己的意思。这样被截下话头是常有的事情,虽然自己也常做这样的事。可现在他被Jensen的回嘴堵得慌,难受地想咬他一口。

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天!Jared!”Jensen捂着耳朵转过身。Jared的手还圈在他腰上,Jensen在他怀里擦着他的胸口手臂再到胸口转了一百八十度。他瞪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Jared,鼻尖因为紧张变得红彤彤的,都渗出了些细密的汗珠。

Jared倒是没怎么在意Jensen怒气冲冲的样子。他在意的是,哦,他终于放下刀有时间好好看我一眼了。

“Jared你几岁了。”Jensen还真问不出你怎么咬我耳朵这样直白的话。有时候他真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个塞在成年人身体里的幼稚园小朋友恋爱。上次情人节,Jared拆了礼物咔嘣着巧克力还嘟哝着怎么没有糖。Jensen当机立断地糊了他一脸。

“是谁说饿得慌硬拉我起来做饭又捣乱个没完的?”

Jared有意无意地无视了第二个问题,耸耸肩道。“十岁。”说罢又咧着嘴作势要咬上Jensen通红的鼻尖。它红润润的,跟个小番茄似的,哦不对,番茄酸酸的还是草莓甜些。Jensen是甜甜软软的。他总爱这样说,可Jensen不喜欢。他眼中的自己硬气地要死,就差在脑门上插根德州硬汉的小红旗。

他一定是没见过自己被操翻在床上的样子。

下次录下来循环播放个二十遍给他看。

这个恶劣的主意冒着泡泡咕噜咕噜地翻腾出来,Jared有些发烧。脑子里放电影一样亮起Jensen潮湿浸满情欲的脸。Jared吞了吞口水,喉咙真干。

Jensen疑惑地看着Jared,他明显是神游了。

“Hey.Hey!”

Jensen手撑着额头,有点心力交瘁。算了。他不坚持了,饿的也不是Jared一个人。昨晚Jared精力旺盛地不像话。腰腿发酸地睁开眼,就对上一双令人没辙的Puppy eyes。Puppy eyes说它饿了。亲爱的Jensen请做饭给它吃吧。

Jensen愤愤地想绝没有下次了。可惜他忘了上个星期他也是这么想的。

可还没转身,Jensen就僵住了。

别。逗。了。

某个抵在他身前的部位,越发地炽热。Jensen能清晰感受到它的胀大。巴掌大区域的碰触摩擦,却像一张网似的扣住了他。从头顶到脊柱再到脚跟,像是被电流迅速地穿过。沿着血脉扩散开赤热。Jensen觉得自己耳朵上渗出的汗都要浸湿那个牙印。

“Jensen.”Jared带着鼻音叫他,鼻尖蹭上鼻尖。下体蹭上下体。

两者都带着无法驱散开的灼人热气。

“不行。”Jensen偏开头往后退开些距离。身后冰冷坚硬的大理石流理台磕得腰疼。可他不能往前去,Jared硬得要命。再抵着他任他磨下去,自己迟早也得抬头。

“Jensen……”Jared低头轻轻吻上Jensen闪烁着躲开他视线的眼。他知道Jensen不敢看他的原因。Jensen没法看着他对他说出拒绝的话。只要他看一眼。只要一眼。

“Jared, 不行……”Jensen含含糊糊地回应着。他的脸又偏向另一个方向,可Jared又用手掌托着他的脸颊让他回过头。别,别这样。Jensen不想抬头。他要是一抬头, 就会看到Jared认真又渴求的眼神。他昨晚就已经累得虚脱。前车之鉴怎能不防。

“Jensen. 就一次,Jensen.”Jared低着头轻啄着Jensen湿润的嘴唇。Jensen的下唇擦破了点皮。他仔细地避开了伤口。虽然今早上Jensen漫不经心地说这是他自己不小心咬到的。可Jared记得这明明是他吻破的。

Jared真的是轻轻啄着。吻一下,又离开。吻一下,又离开。Jensen躲也躲不过,他也没真的躲过。只是在亲吻的间隙里呢喃几句。

“ J……Jared.”

不只是嘴唇,Jensen全身上下都在被一寸寸点燃。他的呼吸不由地加重。一直垂在身边的右手也搭上了Jared的后颈,他的头发垂在手背上。发梢擦得皮肤一阵麻痒。

如果只是在手背。如果只是那些头发。

但不是。

Jensen流淌在身体里不断汇聚又分离的热流在窃窃私语。

Jared打乱了节奏。这个吻他没有离开,他长驱直入到最里,堵得双方呼吸都迷离。他的手那么长,手掌贴在Jensen的脸颊上,手指却深入他脑后的细碎短发里。

Jensen喘息着看着Jared,脸颊通红。眼里全是潮湿的水雾,清楚地映着Jared的眼睛。

意料之中的,认真深刻地渴求着自己的眼神。

疯狂的性爱还没有过去12个小时,他羞于启齿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

可谁他妈现在管这些。

Jensen深吸一口气,手擦过额头往后拨开发丝。

他跪下身。

拉下拉链的声音,那么缓慢那么响。


TBC


 







评论

热度(124)

  1. 四月是死鱼眼面瘫的谎言Dolivx 转载了此文字
  2. yanshaoyDoliv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