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shaoy

【J2】Dreaming Of You

西窗不闻-Lynset:

Title: Dreaming Of You  

Author:Lynset

Pairing:Jared/Jensen

Genre:Romance/Drama

Rating:PG-13

Summary: 

绿绿陌、Cyfloel范W-Holmes割夜四位姑娘的求梗。

Non-AU。HE。现实虐心双暗恋。Thomas观看J2当年的录像带,然后Jensen的秘密被发现了。

情节需要对W-Holmes姑娘的梗改动非常之大,而且割夜姑娘要求的双暗恋元素其实更像单相思,深感抱歉_(:з」∠)_。

对真实人物的年龄、住址等也有所改动。

当初答应的是一梗一篇但是请看在这一篇超过一万字的情分上原谅我把四个梗塞进了一篇里_(:з」∠)_。


Act 1

Thomas打长途电话给Jared,用如梦似幻的语气宣称自己已经找到毕生所爱的时候,Jared正被成堆成堆的离婚文件淹没。他站在自己位于纽约市中心的高级公寓里抓抓头发,深深叹一口气。

暂且不论你前天回德州的时候是如何发誓这辈子不再和我说话的,儿子,你现在才八岁,现在就宣称找到毕生所爱有点早不是吗?

其实Jared是想含蓄地说你懂什么是真爱么小混蛋嗯嗯嗯?

然而电话那头的Thomas完全不受任何影响,继续用如梦似幻的语气大加赞美他的女神,歌颂那阳光般闪耀的金发、迷人至极的小雀斑还有落满了星光一样熠熠生辉的翠绿双眸。

Jared耐着性子听啊听啊最后总结了一下,他儿子不惜违背此生不再认他这个老爹的誓言叽叽哇哇的一大通话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美人啊!美人!

Jared理性地决定忽视他儿子只有八岁而且是个小色狼这点,用很严肃地口吻问,你知道她的名字吗儿子。

Justice Ackles。

Jared拿着电话的那只手狠狠抖了一下。

等等儿子你说的这位Justice Ackles是我想的那位Justice Ackles小姐吗。

Thomas在电话那头发出的感叹声表明光是听到心上人的名字他就融化了。

Jared站在自己纽约市中心的高级公寓里,目光呆滞。

姑且不论Justice Ackles现在才六岁,Justice Ackles是Jensen Ackles的女儿。

我不同意!

猛然回神的Jared对着电话声嘶力竭地狂吼。

你想要娶Justice Ackles就得从你老爹的尸体上跨过去臭小子!不为什么!就因为Justice Ackles是那个讨厌的、不近人情的、你老爹毕生所恨的Jensen Ackles的女儿!

Jared听着Thomas气急败坏摔电话的声音桀桀桀阴笑。随便你怎么咒骂我儿子,但Justice Ackles就是不行。因为提起Jensen Ackles,Jared可是满腹幽怨连绵不绝。

 

Act 2

Jensen知道Padalecki家的少爷对自己女儿一见倾心的时间比Jared早那么几分钟,他和小宝贝Justice正坐在德州老家的院子里享受亲密的父女野餐。Justice一边吃三明治一边慢条斯理地说,今天校际交流活动上我碰到一个叫Thomas Padalecki男生,他对我表白了。

Jensen握着果酱瓶的手立刻滑了一下,他不知道应该先对隔了这么多年再听到Padalecki这个姓表示惊讶还是先恭维一下自己女儿无人能敌的魅力。

Justice小大人一样接过他手里的果酱,安慰地拍拍他的手,可怜道。

放心吧爹地,我知道Padalecki家的男人都是迟钝薄情的大混球,你别再为Jared Padalecki抛弃你伤心了。

额不甜心我和Jared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会帮你报仇的爹地。

Justice对着Jensen甜甜一笑,举起一只手,五指握拳。

我会把Thomas Padalecki牢牢握在手掌心里,玩弄于鼓掌之间。

Jensen一下子噎住了。他咳咳地拍着自己的胸口无视了Justice递给他的同情眼神,认真考虑要剥夺Danneel对Justice的探视权。

 

Act 3

两个星期后Jared和Genevieve的离婚手续终于完全办妥。他们之间是和平分手,原因是因为工作聚少离多感情自然淡薄,没有闹出什么能让狗仔队们为之一振的新闻。

Jared坐到自己空荡荡公寓的沙发上,给在德州老家的父母打电话问Thomas这几天怎么样。他担心自己和Genevieve的离婚会给儿子造成不好的影响,特意把Thomas送回去由自己父母照顾。

喂妈妈是我嗯嗯没有问题事情都办好了Thomas怎么样?啊他一切都好啊除了迷恋上一个小姑娘还为了这个小姑娘转学并且拖着你们一起搬家了呵呵您在说什么我怎么有点不明白……哦哦Thomas迷恋上一个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叫Justice Ackles啊……

Jared冷静地和妈妈道了晚安并挂断电话,保持姿势一动不动半响,啪把电话往地板上一摔。

臭小子敢和你老爹对着干等着被揍屁股吧。

Jared一个半小时后坐上了回德州的飞机。他回去只是去揍Thomas的屁股。

和Ackles什么的一点关系也没有。

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

 

Act 4

Jared不会承认自己已经老了,只有老人才会动不动回忆往事。他只是在飞机上睡着了,恰好梦到了从前。

Supernatural最终集收视率达到了传说一样的2.4。在最后的最后,Sam和Dean两兄弟肩并肩手牵手站在地平线末。

Dean说,这就是结局了。

Sam沉默地点点头,捏了捏Dean的手。

然后两人都定定地注视着对方,在他们脚下,世界以一种史诗的气质分崩离析。

推特、汤不热上哭号声震耳欲聋,每个人都为十二年时光画上一个句号伤心欲绝但仍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这毫无疑问是一个happy ever after。至于还有一拨人义愤填膺地拍着桌子说导演你最后那个镜头抄袭泰坦尼克号敢不敢更明显暂时按下不表。

粉丝还能笑着说死一双是happy ever after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当时Jared在推特上不遗余力地往自己的双脸上拍灰。

嘿你们知道吗最后一个对视的镜头我和JensenNG了十七次因为我们盯着对方超过三秒钟就会情不自禁地开始傻笑。

猜猜对视的时候我在想什么?我在数Jensen眼角的皱纹!Oh man你真的是老男人了!(还好Jensen没有推特账号:(,别告诉他我这么说了:D)

欢呼吧!我现在超级想欢呼!和Jensen一起的新剧,剧名——

啊该死的字数限制把剧名吞掉了!

Jared这几条推特的转发数噌噌地上涨一副要创纪录的节奏,但是他把玩着手机脑袋里不断回想当时的真相。

真相是拍最后一幕时他和Jensen都很快进入了状态,Jared不知道Jensen是怎么酝酿情绪的,对他自己而言只要一想到这一幕是全剧终心情自然就很黯淡。他盯着Jensen的眼睛,望着那双绿眼睛后面各种情绪流水一样涌动,他想捕捉却一瞬即逝。然后导演喊出了“Action”,Sam,不,是Jared,就眼睁睁看着泪水从那双翡翠色的眼睛里落下来。

Jensen曾经戏称他是自己才能的受害人。界内能够不用眼药水就哭成OPT的演员真心一只手就数的出来,其中一个就是Jensen。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一颗从眼角特别美丽地滚落下来。

Jared瞬间像被雷劈了一般,大脑一片空白。

导演开始喊“Cut!Cut!”,虽然这一幕Jensen哭得很好看,但是导演想表现一种更为内敛的情感。于是Jensen用手背擦擦眼睛笑着说抱歉我们重来。

第二遍他们一次通过。但是Jared总觉得自己能看到Jensen的眼睛里有水光可疑地打转。而Jared不得不动用自己全部的意志力才没有伸出手当着所有人的面抚上Jensen的脸。

飞机降落的时候Jared恰到好处的醒了过来,指尖还残留着梦里Jensen脸庞的触感。

 

Act 5

Jensen不是没有见过Thomas,Jared并不吝啬向媒体曝光他可爱儿子的照片。但是当那张有着狗狗眼的可爱脸蛋像一张大饼般贴在他家院子的落地窗外面,对着屋内的Justice口水连连的时候,他一眼看过去真心没有认出来。

Justice更是不留情面,伸手一指扒在窗子外的小男孩问Jensen,那是什么?

Jensen为Justice的气势汗颜了一下。

咳咳Justice不要那么没礼貌,那应该是Thomas。

Justice皱了皱眉,转过头继续看电视,冷冷吩咐道。

把他赶走爹地。

Jensen头疼地看看了自家的小公主,又看了看仍然锲而不舍贴在窗户外面的Thomas,还是走过去把落地窗打开。

你要不要进来玩,Thomas?

Thomas啪嗒一声摔进屋内,躺在地上迷茫地眨眨眼,看清Jensen后一咕噜翻身起来,搂住Jensen大腿,脱口而出。

爸爸!

叫得那叫一个顺溜自然一点心里障碍都没有啊。Jensen在内心为Jared默哀了一下,还没默哀完呢,就见Thomas刷拉一下单膝跪下掏出一枚钻戒递到Jensen面前。

爸爸,把Justice嫁给我吧!我会对她好的!

咳咳Thomas你不觉得你应该先去问Justice吗?

不用问也知道她肯定不会答应我的啊!

Jensen沉默了。原来Thomas不像Justice说的那么傻啊。不过这钻戒,看起来像是真的。

Jensen拎着Thomas的后衣领去往隔壁——是的在Justice被表白的两天后Thomas就和爷爷奶奶搬到隔壁了。Sherri开的门。好多年不见老夫人对待Jensen的热情依然如初,完全没有隔阂了多年的迹象。

把Thomas偷拿出来的钻戒还给Sherri并再三保证Thomas没有给他造成困扰后,Jensen离开了。

前门一关上,Jared小心翼翼地从厨房里探出脑袋。

他走了?

爸爸!你怎么回来了!

Thomas吃惊地瞪大眼睛。

Jared虎着脸开始撸袖子。

来揍你屁股!

Thomas被打得嗷嗷地嚎叫,以至于没有人想到去问一下Jared,Jensen来了你躲什么躲。

 

Act 6

Jared觉得自己毫无疑问是一个勇敢的男人,他每天都要花两个小时气势汹汹地坐到客厅边的沙发上,用深仇大恨脸瞪着隔壁Ackles家的院子。

他能不恨么。他的儿子被对头家的女儿迷得晕头转向,他当然得好好看着Thomas。

但是真是的看了两个小时都没看到Jensen!偶尔到院子里来和孩子们一起玩一下又会怎么样啊!

Sherri无语地提醒Jared想见某个人你可以登门拜访。

气势汹汹深仇大恨的勇敢男人立刻身形一缩头摇成拨浪鼓。

不要不要打死都不要。

Thomas都被自己的爸爸折腾得有点烦了,试想一下每天见完梦中情人带着飘飘欲仙的感觉回到家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苦大仇深脸可怜兮兮地问你,Jensen好不好。就算这人是他爹他也受不了。他现在看Jared的眼神里都有了点微妙的鄙视。

熊,真熊。

Jared往往被看得忍不住虎起脸撸袖子来揍人。

Jared也不知道他和Jensen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当年和Jensen要好得全世界都以为他们要结婚一样。

他知道fanfic,他知道粉丝虚构的那些关于他和Jensen的疯狂故事。这种情况在当年所有双男主的剧集里都不少见。对剧集的收视率有帮助,又能和粉丝互动,甚至还有编剧从中获取灵感,大家都乐见其成。Jared也不介意在见面会发布会上故意多来一点和Jensen的搂搂抱抱乃至捏一把Jensen的屁股引来粉丝们的尖叫和闪光灯。他和Jensen就是这么要好,和一个同性的亲密身体接触不会让他不快,他还有闲心欣赏一下Jensen堪称完美的臀部。他想很自豪地搂着Jensen的肩膀对镜头炫耀,我们是世界第一的RPS嘿嘿嘿。

所有的美好越积越高,突然有一天就崩溃了。

Jared和Jensen都商量好了在Supernatural结束后继续合作一部新剧,但是签约那一天Jensen却没有到场。不止如此,从那以后Jensen开始有意把自己的每一个部分抽离Jared的生活,让Jared的世界这里缺了一块那里缺了一块。Jared拼命抓,Jensen却像流水一样从他指缝间溜走。

Jared当然不是那种说放手就放手的人。开玩笑,十二年啊。他和Jensen认识的时间比他认识Genevieve的时间还长,十二年里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谁都多。但Jensen就像一堵墙,Jared越努力,撞在墙上就越痛,努力时间越长,痛的时间也越长。Jared也没那么坚强,所以慢慢地他就放弃了,害怕了,畏缩了。一想到Jensen心里某处就疼的厉害,他便学会了不去想。

他就端着自己的骄傲气势汹汹地在自家客厅里坐了一个星期,然后灰溜溜地回纽约拍戏,就是没敢越过两家之间那个花园。

因为疼,稍微一靠近就疼。

 

Act 7

Thomas,你今天有去Ackles家玩吗?

爸爸你又来了!Jensen叔叔很好!真的很好!一切都好!

嘿!你说具体点怎么个好法!是胖了还是瘦了高了还是矮了鼻尖上的雀斑有少一点吗眼角的笑纹有增加吗——

爸爸!我光顾着看Justice了啊!我喜欢的是Justice不是Jensen叔叔!

没出息啊儿子!你想要娶人家女儿怎么能不先搞定人家爸爸?这叫战略!

有本事你自己来啊老爹!

小子你以为我现在没法揍你是不是——

啦啦啦啦!

居然挂我电话!Thomas我警告你——

……

Thomas?

Jared,是我。你打错了。

Genevieve。

嗯。这是我们……之后,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快一个月了。

……对不起。

我还是很爱你,Jared。

……我也爱你。

但不像当初那样了。我知道你也爱过我,Jared。

……对不起。

没关系。

 

Act 8

距离他儿子坠入情网,不,陷入单恋3个月后,Jared接拍了一部大制作的电影。震撼人心的剧本,才华横溢的导演,一流的制作团队,还有已经跻身一线演技炉火纯青的他担任男主角,每个影评人都预言自己看到了今年的奥斯卡大赢家。但是电影迟迟没有开拍,因为挑剔的导演在开展海选后仍然没找到满意的女主角。

导演气得摔椅子。他觉得试镜的那一幕戏特别单纯,但能很好的体现一个演员和这部戏的契合程度。剧本讲的是擦肩而过,久别重逢,埋在心里的千言万语,不可言说又求不得。试镜的一幕是男女主人公分开多年后第一次在漫漫雨幕中相见,女主角要定定地注视镜头,镜头会由远及近地拉近,就像一点点深入剖开女主角的内心一样。万千心绪,都要在那一刻体现在那张脸上。

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深情注视!为什么就没有人能做到!那是注视吗?是注视吗?轻飘飘的像羽毛一样你是忘了带隐形吗?

导演对着又一个试镜的女孩大喊大叫。

Jared头疼地捏了捏鼻梁。他等导演冷静后拉拉拍拍导演的肩膀。

我认识一个人。

说。

Jared掏出手机把以前粉丝做的DeanOPT(One Perfect Tear)剪辑放给导演看。别问他手机里为什么有Dean一遍一遍掉眼泪的视频。

导演看得眼睛发光。

……改剧本。

哈?

大家过来集合!我们要改剧本!

经过一个月的精心修改,剧本讲的还是擦肩而过,久别重逢,埋在心里的千言万语,不可言说又求不得。但是主人公从一对情侣变成了一对兄弟。

剧组对Jensen抛出了橄榄枝,不过与其说是抛,不如说是恨不得抱住Jensen大腿把橄榄枝递到他手边就求他抬一根手指就好。

Jared也说不出内心是忐忑还是怎么。Jensen在Justice出生后就半隐退很少接戏了,这次还是和他搭档,也不知道Jensen会不会答应。所以试镜那天Jensen出现在片场他才没有心花怒放周身亮闪闪耳边有小天使唱颂歌一样。

每个人都停下手中的活想要看看这个大导演不惜颠覆剧本也要找来的演员有几斤几两。

简单的灯光就位,摄像机就位,化妆就位,演员站位就位。

Jared和Jensen之间隔了一点五米,相互注视对方。

导演喊“Action”。

Jared一瞬间觉得自己很不敬业地回到了Sam的身体里,好像Supernatural从没有结束一样,好像他和Jensen从没有形同陌路一样。他已经不年轻了,Jensen也已经不年轻了,但是岁月对他们还是格外偏爱。他看着Jensen略显疲惫的面容,就好像看到当年和Sam一起并肩站在天启之下的Dean。

Jared,Theodore,这部电影里的弟弟苦涩地开头。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之前的试镜里Jared这句话都是略带忿恨掷地有声地出口。但是面对Jensen,他情不自禁就用了这样的语气语调,小小的,怯懦的,急迫无比又害怕听到回答。

他的对面,Jensen,Antonio,电影里的哥哥抬起头,镜头拉近,对准那双绿眼睛。

片场静悄悄了5秒,然后啪,有人失神把手里的东西掉到了地上。导演深呼吸,沉默半响,挥挥手,似乎连喊“cut”的力气都没有,摇晃了一下站起来,用力拍了拍Jensen的肩膀。

电影顺利开拍了,带着因为J2再次聚首和新剧本而沸腾起的各式关注。

Jared事后看了看试镜的那段录像,当镜头拉近,Jensen抬起头望过来时,Jared感觉自己听到了镜头在Jensen注视下碎裂的声音。

 

Act 9

Jared在Jensen的拖车外徘徊良久,就是没敢抬脚进去。徘徊到他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了,用力一拍手,鼓劲道Padalecki家的男人不能这么没种,自己好歹也算天王巨星结过婚又离过婚还有了一个儿子什么世道没见过,上!刚刚抬起手准备敲门,门从里面打开了,Jensen抬头瞪着他。

他慢慢放下手,有点腼腆地笑了笑。

嘿。

Jensen也笑了笑。

嘿。

嘿完后,就没有然后了。

Jared要被冷场的气氛冻得起鸡皮疙瘩了。

Jensen有些困扰地比划了一下。

你能让一下吗?你把门给挡住了。

Jared连忙哦哦哦地让开路。

Jensen从他身前走过,想也没想,Jared伸出手抓住了Jensen的胳膊。

我做错了什么。

话一出口Jared自己愣了。Jensen显然也愣住了。Jensen迷茫地眨眼。

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

Jared又重复了一次。声音更大,更坚定,也更委屈。他不在乎自己一米九六的身高还可怜兮兮地拽着另一个男人的衣角眼眶红红的样子有多可笑。这个问题他真的想了太久,藏了太久。

我做错了什么。

又重复了一次,Jared感到有什么东西在眼底刺痛着喧嚣着要涌出来。

Jensen沉默了一会,伸手揉了揉Jared的脑袋。

别这样JT,这表情不适合你,看上去太蠢了。虽然你确实不怎么聪明。

嘿混蛋,我只要比你聪明就是胜利。

条件反射地反驳完,Jared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和Jensen,互相取笑对方。他们在和对方开玩笑。就像以前一样。

我们没问题了?

Jared的语气还是有点傻不啦叽的,不敢相信这么多年的心结一下子就解开了。

没问题了。

Jensen抬起头对着Jared笑,撞了撞Jared的肩膀。

可我要一个解释!你欠我太多了Ackles!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很伤心很伤心!

Jared故作凶狠道。他是想要一个解释,但其实那些都可以等等,什么都可以等。现在他只想和Jensen这样一起开怀大笑。

Jensen只是那样看着他微笑。

我知道。对不起。我知道。

 

Act 10

在动身去纽约试镜前,Jensen又一次向Danneel求婚。不错,又一次,从他们两人开始交往,到Danneel怀孕,再到Justice出生然后健康成长,Jensen一共求了六次婚。

当Danneel抱着Justice坐在沙发上,对单膝跪地举着钻戒的他毫不犹豫说不要,连眼睛都没有从电视屏幕上挪开的时候,Jensen只是拍拍灰,站起来把钻戒塞进裤子里。

被同一个女人拒绝过六次后,所谓的面子,男人的骄傲,其实也就那回事。

Danneel戳了戳Justice的小肚子说。

Justice你看你爹地傻不傻连Mommy和他早就分手了这种事情都记不住。

Justice不以为意地接嘴。

暗恋一个人十几年还不敢开口的爹地才叫傻咧。喜欢一个人,就应该牢牢握住他的心,把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Danneel赞赏地拍拍Justice的胳膊。

就像你对Thomas一样?

就像我对Thomas一样。

然后一大一小两位女性呵呵呵笑成一团。

Jensen在一旁很认真地想要剥夺Danneel的探视权。

Danneel不经意地瞥了他一眼。

我以为你不会接受这次试镜。

……剧本很优秀,导演很优秀。我没法拒绝。

是你搭档太优秀了让你没办法拒绝吧。

……

Jared和Genevieve离婚了不代表你有机会,Jensen。Jared他直的和钉子一样,脑袋又木。

……我知道,我很早以前就学会不要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别再半夜给我打电话哭。

……谢谢。我爱你,Danneel。

我也爱你,Jensen。

 

Act 11

电影的拍摄很顺利。Jensen有一幕独白,Jared便休息,坐在一旁玩手机。先发一条推特,把和Jensen的最新合照放上去,然后自己给自己点个赞,完美。自己手机玩没劲了,Jared眼睛一瞟,看到Jensen的手机放在椅子上,长臂一挥,偷偷摸摸,哦不,正大光明的把那手机拿过来开始玩。

文件居然还加密了?把Jensen的生日试一下,把Danneel的生日试一下,再把自己的生日试一下,bingo,猜对了。Jensen用他的生日当密码太正常了,他自己的推特密码在这部电影开拍后就改成了Jensen的生日。这就是哥们的默契啊。

Jared一点都不脸红地在Jensen的手机里翻来翻去,突然发现了几十条好几年前的语音留言,掏出耳机,插上,开始听。

听到的那一瞬间,他石化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咯吱咯吱僵住了。那留言里是他的声音,但那些内容他真心一点印象都没有。

Jensen!你个大混蛋!说好的一起演新剧呢!你为什么不来!

我等了你一天!所有人都说你不会来了我还是不相信!你这个不守信用的混球!

Jensen你这个懦夫你怕了对不对!你有本事毁约你有本事接电话啊!

我告诉你你再不接电话我就把你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

Jensen我错了!你告诉我我做错什么了!别不理我!求求你!

Jensen你再不理我我就睡到你家门口去,我说到做到!

……

……

……

Jared面不改色,淡定地摘下耳机。

这不是他。留言里死缠烂打脸皮厚道一定境界的家伙绝对不是他。他可是Jared Padalecki,怎么肯能做出这种有失体面的发言呢。

额等等他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额可是他好像真的有那么一点印象……

都说了是错觉了!错觉!

面带微笑镇定自若的Jared Padalecki在原地一动不动坐了五分钟,卡擦一声,完美的表情上面裂了一条缝。

他想起来了。

那些留言真的是他弄出来的。

当年Jensen失约没有一起演新剧的那个晚上他喝得酩酊大醉,一个晚上给Jensen打了大概……三十几个电话……还没有算短信……之后他好像还醉过那么几次……然后又打了那么几通电话,发了几条短信……

Jared突然不那么想知道Jensen当年为什么突然不理他了。

Jensen拍完独白回椅子上休息,Jared奉送了一个无比纯良百万伏特的灿烂笑容。

Jensen眼皮跳了一下,不想问这人背着他又做了什么。

然后默默的,心脏也小小悸动了一下。

 

Act 12

电影拍摄进度已经过去了一半。晚上Jared给Thomas打完电话后去找Jensen,刚好看到Jensen合上手机盖。

给Justice打电话?

嗯,Danneel正在照顾她。

我听Thomas说他今天又去向Justice表白了,还是被毫不留情地踹了回来。

你可以告诉他,那是Justice表达爱的方式。

我就觉得Thomas有点自虐的倾向……不过说实话,你怎么看他们?

小孩子而已,顺其自然吧。

要是Thomas真的娶到了Justice,我就不怕你又玩失踪了。

……对不起。

我没别的意思。你和Danneel没有在一起?

我们交往过,Danneel一直没答应我的求婚。Justice出生不久后我们就分手了。你和Genevieve又是怎么回事?

聚少离多,就这样了。

如果将来Justice真和Thomas在一起,然后又分开了,我们会怎么样。

谈恋爱的是他们,又不是我们。

……

Jensen?

……你说的对。只是希望他们今后无论是不是和彼此在一起,都能找到一个人安稳度过一生。

Jensen。

我得不到的东西,希望Justice能得到。

 

Act 13

那天晚上的促膝长谈不知道为什么像根刺一直扎在Jared的心上。在拖车昏暗的灯光下,Jensen的眼光有些迷茫地看着窗外,突然间看上去年轻了几岁,格外不成熟和脆弱。Jared当时有很多可选方案来尽自己身为哥们的义务给Jensen鼓劲。他可以潇洒地一拍Jensen的后背说,你可是Jensen Ackles想要你的人可是遍布五大洲。他也可以吊儿郎当地一勾Jensen的肩膀调笑,说兄弟别这么寂寞,让我给你介绍个好姑娘。但是他什么也没做。Jensen的神色太严肃,太沉重,他直觉这不是自己可以随意插手的事情,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手脚都不敢乱放,像幼儿园小孩一样缩手缩脚地坐着,陪Jensen一起沉默。

也许这是愧疚,略带悔意,还有些微妙的嫉妒。Jensen在Jared不知道的时候被某个人深深伤害,而Jared对此一无所知。他不禁考量是什么人物能让Jensen露出那样落寞的表情。

那之后Jared开始用一种不同的眼光看Jensen。对台词的时候,换场的时候,在化妆间里的时候,Jared会偷偷摸摸用眼角瞧Jensen,心里评估着Jensen的每一面,从工作时全神贯注的投入到补拍到深夜时疲惫地把头靠在他肩上打瞌睡。越是注意,Jared越是肯定Jensen很完美的结论,也就越想不通有谁能拒绝这样的Jensen。

Jared冥思苦想到一个头两个大的地步,他儿子也没有给他省心。某天他突然接到Thomas的电话,调皮捣蛋的臭小子一反常态没在电话那头大哭小叫,沉默半响,居然传来一身低低的啜泣。

爸爸,帮帮我。

然后电话挂断了,一连串忙音。Jared怎么回拨都打不通。

这下子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导演和Jensen都体谅地拍拍他的背让他休两天假,他火烧火燎地坐最早的飞机,出了机场又一路猛冲,冲进德州自家大门的时候背包往地上一丢,震天一吼。

Thomas!

在他想象里正面临着生死存亡关头的Thomas在客厅里的电视前对他挥挥手,目测手脚健全身体健康身心愉悦。

哦哟爸爸,你真快。

Jared迷茫了。

你不是给我打求救电话吗?

是啊你再不回来帮我你儿子就要打光棍了!

说着两行热泪从Thomas眼角流了下来。

Jared一默。不愧是他儿子,这眼泪看上去和真的一样。

坐下详细说了几句,Jared叹气。

又是Justice小公主给Thomas出的难题。Justice不知道为什么让Thomas把他和Jensen当年的见面会访谈实录等录像给看一遍,还要仔细看,慢慢看,没看出什么门道来说明Thomas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也就没资格来追求她。Thomas不舍昼夜苦心钻研了好几天也没看出什么来,只得打电话给Jared。

Jared很想立刻就飞回纽约去并且假装自己从来没有过一个儿子,但Thomas泪眼朦胧满怀期待地望着他,他只有勉为其难地坐下,陪自己儿子看几眼。

看着年轻时候自己的录像感觉真是很奇怪。他回想当年拍Supernatural的时光,那些回忆都像发黄且起毛边的老照片一样,雾蒙蒙的,遥不可及。可录像里的自己色彩如此鲜明清晰,让一切都像是昨天,他只要伸出手就能拍到那个二十一岁自己的肩膀。

当然还有Jensen。从那时起眼睫就长得不像话的Jensen。笑起来喜欢不经意地吐吐舌头眼角弯弯的Jensen。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注视着他的Jensen。

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注视着他的Jensen。

注视着,他,Jensen。

他。

Jensen。

他。

爸爸?

Thomas仰起头看着他,竟是有点害怕的神色。

Jared一摸脸,发现自己居然满脸泪痕。

 

Act 14

Jared知道自己在感情上算不上得心应手,用了这么久才发现自己铁哥们的秘密,是怪Jensen藏得太好了还是自己真的太迟钝。但是现在Jared看出来了。看得清清楚楚。然后Jared觉得他自己很可怜,Jensen更可怜。

他们曾经有过那么多的可能性,现在全成了不可能。

他已经结过一次婚然后离婚了,有一个八岁的儿子。Jensen向同一个女人求过六次婚都被拒绝了,有一个六岁的女儿。他们从陌生人到一辈子最好的朋友,再从一辈子最好的朋友到陌生人。这么多年过去他们又回到了原点,绕着对方打转。

知道了一切的他,现在该怎么办。

他可以继续和Jensen当一辈子的铁哥们,这部电影会成为传奇,拍完后他和Jensen都不会再愁片约,他们有的是机会继续合作。

他预感Thomas还会屁颠屁颠追在Justice身后很长时间,如果Justice不跳级Thomas可能会想尽办法让自己留级,这样才有机会和自己的女神去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

Justice从Danneel那学来的一把糖一趟鞭子的手段有一天肯定会青出于蓝。

等Thomas把Justice追到手的那一天他和Jensen会成为一家人。

落日会无数次堕入鸟巢,黄昏会在每一天溶入归鸟的翅膀,被紧紧握在手里的现在终有一天会被相册的硬皮封面夹成一张一张。在很久很久以后,久到所有的曾经都被磨得起了毛边,久到时间阡陌纵横地刻在了额上,还有谁能清清楚楚想起来他们二十多岁的时候暗恋过谁爱过谁对方的脸是什么模样。

可是总觉得就这样结束,又不甘心。

Jared摸摸下巴想他一个人苦大仇深冥思苦想实在是不怎么公平。他现在快四十了,离婚近一年。Jensen四十出头,单身。他们两人已经浪费了许多时间,他也不再有那么好的耐心慢慢磨蹭。于是毫不犹豫掏出手机给Jensen发短信。

我知道了。

你对我。

他眯着眼想象Jensen在纽约读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Thomas还在钻研两人当年的录像,现在在重看Supernatural第一季。

电视上的Dean和Sam开着Impala,碧空无云,高速公路载着盛夏的阳光连绵无尽。两兄弟在大笑,听着AC/DC,看上去那么年轻。

 

——The End——

 

 

 

 

 


评论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