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shaoy

【J2】Green Eyes(五十度灰AU,万字pwp一发完)

Linea:

其中一大部分走图。算是情人节贺文吧。

标题:Green eyes

作者:Linea

配对:Jared/Jensen

分级:NC-17

警告:非常非常OOC;玛丽苏文风;道具play?;黄暴;没文笔

备注:五十度灰AU。总裁!Jared/记者!Jensen设定。这是个关于两具互相吸引的肉体之间性与爱的故事。

 

     第一幕

 

作为Jensen Ackles的同事,Nancy Rosin认为他比任何人都难以接近,尽管Jensen作为一个工作伙伴来说基本上可以算是无可挑剔——他工作认真,做采访时妙语连珠,写出的报告文采飞扬,待人接物谦逊有礼,甚至连他人不曾注意到的细节也能够面面俱到。可Nancy总觉得在那张时常微笑着的脸上罩着一张让人无法看穿的面具,那是他用来隐匿自己的保护色。

Jensen是个任何人也参不透的谜,是破碎的冰面上悬浮的一层雾气,是光线投射下来落在地面上阴影里的灰度。

他习惯将自己的一切打理得有条不紊,例如永远一尘不染的办公桌,永远放在特定位置的水杯,永远没有一丝褶皱从底部一路扣到脖子的衬衫,还有那只永远精准走时的腕表。人们对他的第一印象往往是认真细致到近乎严苛,就连那双骨节分明的双手上莹润饱满的指甲也被修剪成几近完美的圆弧形,他穿着笔挺的套装走入他们的视线,五官端正的脸庞上架着一副金属细框眼镜,而在厚厚的镜片之下人们鲜少注意到他的眼睛——一双翡翠绿的眼睛,无论光线怎样变化总会呈现最纯粹的绿色,以至于后来有人把它当做最动听的搭讪说辞。

Jensen善于伪装自己,让周围的人相信自己就是他们所看到的样子——一个一本正经的普通的报社记者,每天像飞舞的工蜂那样忙碌,吃着快餐店里供应的火腿汉堡当做午饭,兢兢业业的完成着给他额定的工作。实际上他做得很好,他也喜欢做这些,所以当他拿着最高份额的奖金时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然而没有人看透他的另一面。在傍晚时分,在下班之后,他会换下那身毫无褶皱的正装,摘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换上紧紧贴合着肌肤的黑色紧身皮衣,抓乱原本梳得一丝不苟的暗金色短发。发亮的紧身皮衣勾勒出他流畅的肌肉线条与完美的腰臀曲线,原本被镜片掩盖的榛绿色眼眸像碧绿的湖水,在他湿润的舌尖不经意间滑过他泛着水润光泽的嘴唇的那一刻,他身边的不少人绷紧了神经,灵魂已经深陷进他那双黑暗中闪烁微光的绿眼睛里。

Jensen每天下班都会来到这间club等待一场邂逅,不过他眼光很高,拒绝了大部分人的邀约,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喝着杯中的苦艾酒,冰块在杯底沉淀下来与玻璃碰撞出清脆的响声。

只有今天是特别的,他知道。

“我喜欢你的眼睛,”一个低沉而动听的男声从他的耳畔响起,“它们让我想到法式的Verte(注1),有着最纯粹透亮的橄榄石绿。”

Jensen转过头来,浓密的睫毛在他下眼睑的肌肤上落下一片阴影。

“你是在向我搭讪吗?”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请你一杯?”朝他搭话的男人有着一头浓密的深色半长发,过于昏暗的光线里让人分辨不出确切的颜色,却柔化了他英挺俊朗的脸部轮廓。Jensen能看到他有一双狭长的眼睛,漂亮的眼尾微微上挑显得英气而优雅。

“为什么不呢。”Jensen笑了笑,看着那个男人用纤长的手指朝吧台里的酒保做了个手势,很快的,两杯在变幻不定的光线里呈现出瑰丽色泽的液体被递到他们面前。

在玻璃杯的碰撞声中,他们进行了一番愉快的交谈,Jensen虽然无意透露自己的名字,却不得不承认被面前这个温和而健谈的男人深深吸引了,而对方也似乎对他很感兴趣。

走出club之后,他们顺理成章的去一家旅馆开了房,一场近乎完美的性··爱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满意。这个表面上温文尔雅的男人到了床上却像个控制欲极强的食肉动物,他握着他的双腿将粗长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地顶入Jensen的屁··股里,任凭他怎样委曲求全的哀求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个男人牢牢的掌控着他,像是凶猛的恶狼捕猎着自己的猎物,而在这个过程里,他们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

走出旅馆之后,他们再次变成了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可不同于往日任何一次的是,那张英俊迷人的面孔在Jensen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任凭他再怎么将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当中也没有减淡半分。

 

第二幕

 

“这次我们报社想做个专栏来采访这位商界精英,而你,Jensen,”报社的社长是个长着灰白胡子的老头子,毛发稀疏的脑门上锃光发亮,他正撑着肥厚的下巴给Jensen委派一个新的任务,“作为业绩第一的你是我们的不二人选。”

“可是我对经济方面的内容并不是那么熟悉。”Jensen在口头上推辞着,然而他在内心却觉得自己应该能得心应手的完成这项工作。

“我相信你可以的,因为整个报社没人比你更适合了。”社长笑眯眯地说着从一旁拿出一本杂志放在桌面上,杂志的封面上是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以至于让Jensen在一瞬间以为是什么五花八门的模特杂志,“这就是此次你要采访的对象。JaredPadalecki,‘Peridot’公司的新晋CEO,在他上任管理的这段时间里‘Peridot’公司的股份增长了将近一倍,而他现在不过24岁。”

“真是年轻有为。”Jensen赞叹道,目光忍不住落在那本杂志封面上,可当他定睛一看,封面上那张像男模一样俊美的面容却与记忆里曾经和自己一夜缠绵的那个男人重合了。虽然那天晚上club里光线很暗,之后和他出去开房对方也习惯用充满侵略性的后入式,但Jensen仍旧无比肯定那个人就是他,无论是那双细长上挑的眼睛还是形状优雅而又高挺的鼻梁都那么让人印象深刻。

杂志封面上的Jared比那天他在club偶遇的那个男人更加光鲜亮丽,色彩鲜明,而此时Jensen终于分辨出了他的发色和虹膜颜色——他的那头半长发柔顺而又浓密,是融进了阳光的朗姆酒所呈现出来的颜色,而他的眼睛不同于自己明亮的翡翠色,是与黑夜相溶的榛绿色,看上去既温柔又深邃。

“Jared Padalecki吗……”压下莫名在心底涌动的情绪,Jensen拿起桌面上那本杂志将它夹在腋下向社长点头示意道,“我想我需要更加了解他,这本杂志能否先借我看看?”

“当然可以,”社长放下撑在下巴上的手指微笑着道,“那么这次采访就拜托你了,无所不能的Jensen Ackles。”

 

采访定在几日后的下午两点,先是由报社联系好了一切之后,Jensen直接开车赶到了“Peridot”公司楼下,此时离约定的采访时间还有十分钟。一切都很完美,十分钟时间足以让他从公司楼下到达预先安排的地点,而他不喜欢提前或者迟到,这样只会让对方觉得过于殷勤或者过于傲慢。当他备好纸笔放进随身的公文包时,已经计算好一切时间的心却莫名悸动起来,他的脉搏加快,沸腾的血液在血管里奔流,一颗灼热的心脏几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但Jensen善于伪装,他知道没有人比他藏得更好。

腕表上的时针已经走到了约定的时间,将要接受采访的对象却迟迟未到。Jensen像是有些按耐不住地挪动脚步,这时门边穿着一身套装的黑发女孩温柔地提醒道:“Padalecki先生随后就到。”

接近半个小时过去,Jensen感觉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尽管他在主观上对Jared Padalecki很有好感,可对方不守时的行为着实让他的形象在Jensen心里大打折扣,正当他走出这个被毛玻璃罩着的狭小空间时,走廊上传来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从转角处陡然显现,身后还跟着两个秘书模样的人物——那是杂志封面上的Jared,曾经与他在club里邂逅的男人,他穿着剪裁精致的灰色西装,原本就肩宽细腰的身材显得更加高挑修长,那双笔直的长腿被西裤包裹着,柔软的深棕色半长发被服帖地别到耳后。Jensen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眼睛,一双狭长的榛绿色眼睛,此刻它们仍是安静而温柔的状态,可Jensen见识过黑暗中的它们——晕染上疯狂与暴虐的颜色,犹如一只啃咬着猎物的黑豹。

对方似乎也一眼看到了他,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讶异的神色,不过仅仅是那么一瞬间。Jared走到他跟前伸出修长有力的手指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JaredPadalecki。”

“Jensen Ackles,”Jensen同样伸手回握了他,“非常荣幸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Padalecki先生。”

“话虽如此,”Jared温柔而又明亮的眼睛里满是歉意,连带那双形状好看的眉毛也舒展开来,“这边马上有个紧急会议要开,采访恐怕要耽搁了。我感到很抱歉。”

Jensen皱了皱眉,攥紧了手中的圆珠笔:“既然这样……我只能告知报社择日再来登门拜访了。”

“不好意思,”Jared满怀歉意地说,“不过下次你来不需要预约,我随时恭候。这是我的名片。”

Jared从西装上衣的口袋里抽出一张薄薄的名片递到Jensen手中,上面是他的一些基本情况和联系方式,虽说设计简洁但同样符合他的身份。

一个成功而又品味高超的男人。

Jensen接过名片将它收进口袋里,礼貌地道了声“谢谢”。

“下次我们不需要来这里,我会在我的私人办公室里等着你,”一只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按上Jensen的肩膀,Jared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近了他,温热的吐息轻柔地扫过他微红的耳廓,“我会一直等你,Jensen。”

在Jared身上有海洋一样清淡的香水味,此刻Jensen却感到窒息,像是被汹涌的海浪卷进了大海的深处,他沉溺其中,五脏六腑里灌满了咸涩的海水。

Jensen瞬间呆立在原地。等到他晃过神来时,Jared已经走远了,他试着用手指触碰Jared方才碰过的地方,似乎留下那片的热度还在。

评论

热度(140)

  1. yanshaoyLine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