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shaoy

【Dickjay、利爪X神父】一槍定情

sekiryo:


 ↑↑↑


這是看到南瓜在群裏貼的韓國太太畫的圖,突然冒出來的腦洞。(圖都是在群裏截圖的,只是想讓各位知道腦洞的來源,如果有什麼問題,我會刪圖的……


閃點+辛迪加+最終倒計時的揉合,記憶力不太好的我只能記得多少就揉多少進去,請各位不要太在意。


還是那句:本文充滿了OOC,敬請原諒。


 


 


 


1


那是理查德格雷森第一次吃癟。


自從當上利爪後。


誰讓一間小教堂的神父居然走路沒聲的!


請他吃癟的對象正拿著的霰彈槍對準了他,嘴上還說些什麼希望你別再來這裏,為了大家的好,願上帝保佑你。


 


2


理查德蹲在地上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姿勢,他順著陽光的軌跡觀察起這個神情冷峻的神父。風吹動了神父的頭髮,不知道是染的還是天生的白劉海在他眼前不斷晃動,但神父的目光依舊緊盯著他手上拿著的刀。


藍天下的神父在理查德眼前形象高大,和躲在陰影的自己處在不同的世界。


啊啊,今天的天氣真好。


 


3


傑森·皮特·陶德


21歲,比自己要小6歲,犯罪巷出身的流浪兒,大罪沒犯小罪不斷。在某次街頭火拼時死翹翹了,因不知原因復活,被教會收留,最近剛從羅馬學習回來當起了實習神父。


不到1天的時間,理查德就把在那家小得寒酸的教堂裏獨自傳教的神父底子給摸得清清楚楚。


經過連日的觀察,神父倒是也沒怎麼拿起槍,只是上次為了保護即將被自己殺死的目標才手持兇器?


有意思。


 


4


躲在暗處的利爪,望著神父點蠟燭、添聖油、做禱告,卻一點都不覺得沉悶。


因為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神父的細腰上,思考著那麼細會不會被掐斷的問題。而藏在神父袍下的那雙長腿,也隨著神父雙手被壓制時不安地踢動,令他思考如果置身其中,那雙腿是會有力地纏繞著自己的腰,還是無力地垂在腰側。


想到這裏,利爪的下半身泛起一陣充血感。


他揚起了嘴角,大致想明白了這段時間自己有事沒事都跑來當跟蹤狂的舉動是為何了。他不是一個情商低的人,甚至可以說比窩裏那一群都要來得正常,但第一次察覺自己居然有這樣的一面,多少有點震撼。


說幹就幹,這是身為利爪的理查德最自豪的一點。


 


5


經過一晚上和神父的“深入瞭解”,他發現神父並非如外表一般道貌岸然,這是在他們第三次完畢,準備第四次征戰時發現的。


他當時內心湧現了一種名為高興的情緒,第一次沒有在殺戮和折磨他人時出現的情緒。


在離開時給神父留下了一個充滿佔有欲的舌吻,神父憤恨的表情讓他內心感到滿足平和,他微笑了。往神父的身上再次覆下去,咬上神父的嘴唇,糾纏並追逐著神父不太靈活的舌頭。等到身下人的呼吸困難時才分開彼此的唇,連著的銀絲透出淫蕩的氣息。


湊到神父的耳邊,低聲說你生氣了?那我就留在你身邊直到你不生氣為止。


說罷,咬上了紅透的耳垂,他才抬頭對神父笑起來。


 


6


日子就是這樣一天一天過去,他沒想到能和神父一起度過這麼長的時間。


而神父也從剛開始的反抗轉變成最近的主動,理查德舔了舔嘴唇,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也真是不錯,一絲不被察覺的微笑爬上了嘴角。


可惜好心情很快就被打斷了,理查德的不高興沒有表現出來,只是歪頭對元兇露出甜美的笑容。


提摩西絕對不是跟名義上的大哥有多麼深厚的感情,才會在和夜梟的會議上提醒第一個利爪把注意力轉回來。坐山觀虎鬥是提摩西一向的興趣愛好,唯恐天下不亂則是最能令他興奮的事情,只要把事態任之發展,等最後爆發的那下才是最美味的果實。


理查德很清楚提摩西的愛好,畢竟他們在夜梟的手下度過的日子並不短,這樣都不懂的話理查德會給自己腦袋上來一發子彈。


他清楚夜梟開這次會議的背後意思,不懂的只有那隻最近才認祖歸宗的小利爪,唯一擁有夜梟血脈的利爪,現在也就是站在一旁張牙舞爪地瞪著兩位義兄。


最近他的確沉迷於溫柔鄉了,應該是嘮叨鄉。每次激情過後,神父不斷地教導他殺戮是不對的,上帝不允許這樣。聽得他耳垢都多了不少,不過自己卻仍是食髓知味,以至於他最近的業績變差了。對此夜梟第一次露出了不滿的嘴角下垂,雖然他平時都是這副表情,可他就是看懂了。


 


7


在一番爾虞我詐的對話下,夜梟表示理查德是個聰明人,應該再給一次機會。


言下之意是讓理查德親手消滅令他分心的小麻煩。


低下頭對夜梟表達了他的感恩之意,理查德的目光變得更深邃。


 


 


8


抱緊神父結實的身軀,理查德埋在肩膀裡深深地吸著他的體香,雙手的力度越發收緊。


仿佛感受到他不同往常的情緒,神父開口了。


以前以為自己能侍奉上帝直到死去,可是沒想到遇上了妳,只要妳能快樂,我也會快樂。


 


9


良久,理查德對上神父堅定又溫柔的雙目。


我們離開這個世界吧。


語氣堅定,不容否定。


神父笑著點點頭。


 


10


大戰開始時,他已經帶著神父找好地方蹲守,尋找機會。


某次機緣巧合下,理查德在一個自稱從另一個宇宙來的人口中得知,無盡的宇宙之外存在多個不同宇宙,每個宇宙裏都有個略不同於自己所處的世界的異次元世界。


他一直在等這個機會。


 


11


眼前的戰鬥殘酷、血腥,很多次神父都轉過頭,不忍直視。他從神父微顫的身軀裏感受到忍耐,他很高興,為了能和自己在一起,他可愛的神父強忍著去救人的衝動,思及至此他歪過頭親了一口。


看著被亞馬遜女王殺死的孩子,看著那個瘦骨嶙峋的怪人陪著鋼骨直到他心臟停止跳動,看著亞特蘭蒂斯國王死在天堂島女王的劍下,理查德對這一切都毫無感覺。


唯一溫暖就在身後,他依存著這份溫暖,緊盯著眼前一紅一黃的決鬥,生怕在自己一眨眼就會失去機會。


 


12


槍聲響起,紅色的身影開始發力往自己原本的世界前進時,理查德拿起鉤鎖槍拽緊自稱閃電俠之人的腰上,很快那身影也扯上他和神父沖進時空的洪流,背後是充滿光芒的毀滅。


一路上的光怪陸離令人感覺詭異,摟在身前的神父在他們沖進洪流後就緊閉雙眼,他努力扯緊連著閃電俠的鉤鎖槍。


感覺跑了很久都還沒到目的地,不但神父,連理查德都有點不安。


此時前方的跑手扭頭吼早知道就不答應帶你們走,你們兩太重了,我都拖不動了啊!


 


 


13


新世界雖然沒有他們原本的世界那麼黑暗,但犯罪率也很高。這裏還活躍著一群自稱義警的怪人,而且每個城市都有那麼一兩個,都成了每座城市的著名標誌了。


你們還不如去當明星呢!


 


14


理查德狠狠地咬了手上的甜甜圈一口,兩眼都能噴出火了。


他所處的甜甜圈店對面馬路路燈下站著他的男人,和一個正對著他的男人喋喋不休的巡邏警員。從他男人的為難又驚訝的表情中,理查德看出了那是神父只會面對他時才出現的羞澀,但當他看到警員居然摸上了神父的手時,就不怎麼淡定了。


他站起來,順手收起一把塑膠叉子,走出了甜甜圈店的大門,向著神父和警員消失的巷子走去。


 


15


在神父驚訝的表情下,他拿著塑膠叉子攻過去時,那警員一個翻身就避開了,行雲流水的動作非常流暢。警員帽子下的臉露出來時,他明白了,也更兇殘地攻擊對方。


這張臉分明就是這個宇宙裏的他,看中自己的神父這一點更能看出對方與自己的相似之處,想到這裏他怒火中燒。


在對方的“誒誒,你怎麼一言不合就打人呢!”的叫聲響起時,槍聲也同時在巷子裏回蕩。


他沒受傷,每顆子彈都是擦著他的耳朵或頭髮穿過,射擊的人並沒有下殺手,身為一流的殺手的理查德看出來了。


他瞄了下背後的牆體上出現了幾個彈孔,才抬頭尋找開槍的人。


不高的天臺上站著一個頭戴紅色頭盔的壯實男人,對方一腳踏在樓頂的邊緣上,手持的沙漠之鷹正冒著一絲白煙,準頭對準了理查德。


理查德知道對方就是這個世界的其中一個黑道頭子,紅頭罩。


本來想在這個世界幹點“小生意”來維持生計,準備聯繫紅頭罩來談談,但他萬萬沒想到紅頭罩居然會保護這個警員。


 


 


16


小翅膀,停手!


理查德,住手!


阻止了一場廝殺的兩人,分別跑向各自愛人身邊,小警員更是手舞足蹈地向那個摘下了頭罩、看起來脾氣不怎麼好的紅頭罩解釋著他們只是一個問路一個帶路,發現對方跟自己愛侶長得一模一樣時多聊幾句。


多聊幾句需要拖手的嗎?!


紅頭罩憤怒的聲音問出了理查德的心聲。


此時,小警員指了指某個方向,說只是不想讓他們看笑話嘛。


那裡的走火樓梯正蹲著一個手持攝錄機的紅羅賓和一個拼命吃還跟異世界來的兩人打招呼的閃電俠,旁邊還有一個表情上盡是不屑的戴兜帽小孩子。


理查德冷笑了,原來這裡跟那邊一樣嗎?


都有他們的存在。


 


17


事情暫時和平解決後,各自再仔細打量了下。


前利爪扭頭看了看身旁握緊十字架滿臉擔心的神父,某警員抬頭看了看站得比自己前一步抿著嘴巴咬牙切齒的紅頭罩,同時在心裏感慨:


 


--神父為我擔心啊,還是自家的可愛啊~


--小翅膀在保護我啊,還是自家的可愛啊~(小心心)


 


 


End.


 






 


番外1:


黑暗騎士無聲無息出現在不遠處,戴著兜帽的小孩子邊跳跑著邊大聲說:蝙蝠俠!這裡多了個蠢桶!


最後大家沒有成功阻止利爪的攻擊行為,混戰還是開始了。


 


 


番外2:


韋恩集團資助的教堂裏最近多了一位新神父,而教堂隔壁則多了一家賣飛鏢的小店。


 


 


 


 


#  神父桶的生平我大概就記得這些,如果有所出入,請妹子們告訴我,謝謝。


¥ 中午左右開的腦洞,寫了一下午就出來了,感覺不是很好……


%  跪求更多利爪X神父的糧!


&  感謝奶爺!


*  其他三篇還在卡文中,呵呵呵……

评论

热度(279)